banner

常见问题

问:资优学苑会否为怀疑资优的学生提供智力评估服务?

答:学苑推出了新的评估服务 - 资优生情意(情绪社交)发展评估,并暂停接受智力评估的申请,详情请参阅本学苑的谘询及评估中心网页

问:如果怀疑孩子是资优,是否要为他们安排评估?
答:我们认为最重要的不是标签孩子是否资优,而是如何培育他们。若家长或老师已从孩子的行为表现中观察到孩子符合资优儿童的特质,便应该就著孩子的强处或特质加以培育,而不一定要做智力评估。因为智力评估并不能完全反映孩子各方面的能力,例如:创造力及领导能力等等。我们建议家长可透过阅读有关资料及书籍或参加讲座认识资优儿的特质及培育方法,以便为孩子提供合适的支援。
问:香港有哪些认可的评估? 建议评估岁数为何?
答:香港普遍采用具有香港常模的WISC 为评估工具,评估对象为6-16岁以广东话为沟通语言的儿童。最新的版本WISC IV於2010年3月推出使用。然而,本学苑建议於儿童就读小学后才作评估,以全面地应用评估报告中的学习建议。
问:智力评估报告为家长们提供了哪些资料?
答:智力评估主要让家长了解孩子在认知能力、抽象思维、逻辑推理及协调方面的能力。但是一个全面的评估除了智力测验外,亦应该包括家长、老师、评估员的观察,孩子的学习情况及适应生活的能力等。
问:如果怀疑孩子有特殊学习需要,如自闭症、专注力弱或过度活跃症,学苑会否提供相关评估服务?
答:怀疑孩子有特殊学习需要,如自闭症、专注力弱或过度活跃症,必须向儿童精神科医生寻求评估服务(详情请向医生或驻校社工查询),本学苑不会提供此类评估。
问:学苑会否推荐一些提供评估服务的心理学家名单?
答:一般注册的心理学家均可进行智力评估,香港心理学会提供注册心理学家的名单,详情可浏览网页(http://www.hkps.org.hk/index.php)。学苑并没有提供推荐名单。
问:从潜质到才华展现,没有彰显才华的是否资优生?
答:那视乎成人如何定义「彰显才华」-是诺贝尔奖得主、著名钢琴家、成功商人、金牌运动员或是一名教师、图书馆管理员、义务工作者?重点不在於「资优生」这个标签,而在於培育孩子的过程有否提供让他们发展的机会。
问:孩子喜爱唱歌跳舞,作为父母,总不能够每天都让孩子训练音乐才华吧?
答:家长无须过早局限孩子的发展方向,除了继续提供机会让孩子学习有兴趣的项目外,亦应让孩子接触不同的范畴,扩阔自己的视野,也许孩子日后会找到更多兴趣呢! 当然父母亦应该让孩子明白作息有序,适当地安排学习、休息及活动的时间,不能只顾兴趣而忽略学业。
问:老师发现一些学生成绩卓越,如学校想加强培训,除跳班外还有其他方法吗?
答:为了满足学生的学习需要,老师可以在课程、授课策略上加以调适,例如:浓缩核心课程、加速内容、加入高层次思维或创意元素、让学生自学或与能力相若的学生 共同学习等,跳级只是其中一种方法。资优生亦可参加各种发展才能的校外课程,如大学学分课程、於假期举行的增润课程、拔尖活动或比赛、网上学习课程等。
问:我发觉孩子并不适应学校现有的教学方式,他没有学习动机且表现消极,成绩并未如理想。我们希望能为他选择一间合适的小学转校,不想他时常转换环境,学苑会为家长介绍学校吗?
答:孩子欠缺学习动机及表现消极是与课程深度及内容有关或是与学习态度有关,家长宜先了解原因,否则转校并不能解决有关问题。学校对提升孩子能力的活动或 方式各有不同,我们并没有收集这方面的资料,不宜作出任何推荐。建议家长亲自向个别学校查询,了解学校是否符合你的孩子的需要。
问:香港资优教育学苑为资优生提供那些服务?
答: 本学苑是其中一个为资优生提供校外课程的机构,课程内容环绕不同范畴,如:数学、科学、人文学科、领导才能等,提供的课程有数学奥林匹克、物理奥 林匹克、创意写作、自我认识等等。本学苑亦会透过讲座及工作坊提升老师及家长对资优学童的认识,详情请浏览本学苑网页 http://www.hkage.org.hk 。
问: 甚么是资优?
答:「资优」或「天才」并无广泛认同而一致的定义。有时资优指展现卓越智力/学术能力的学生,而天才是指在艺术(音乐、戏剧、美术)或体育方面优越的学生。英国较常采用这个定义。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把资优界定为:「在智力、创造力、艺术、领导才能等范畴,或在特定学术范畴展现超卓表现能力的儿童及年青人,而学校提供的一般服务或活动不足以全面发展这些能力。」

香港教育统筹委员会在第四号报告书(1990年),对资优采纳广阔的定义,界定资优儿童是在以下一方面或多方面有突出成就或潜能的儿童:

  • 在某一学科有特强的资质
  • 有独创性思考
  • 在视觉或表演艺术方面特具天份
  • 有天赋的领导才能
  • 智力经测定属高水平
  • 在体育或体能的协调有突出的天份
香港社会是鼓励及支援学校在课程中实践多元智能概念。
问: 如何辨识资优学生?
答: 辨识资优学生的方法之不同,取决於不同国家/地区的教育政策制定者,甚至於个别学校对资优的理念、采用的资优定义和探求资优的类别等因素。

智力资优儿童通常是指智商130或以上及从多元化准则界定具备卓越能力的资优儿童。然而,资优的能力不能单以智商衡量。

智商130以下的儿童若在其他教育指标中显示出优越的能力,也可能具有资优特质。甄别及/或辨识儿童的过程包括几个步骤。
问: 获辨识为资优学生会否变得「与众不同」?
答: 大部分资优学生不需要透过辨识或标签来认识到自己与众不同,他们其实知道自己与别人不同的地方,但在一个不太接受另类的社会,重要的是成年人了解并懂得适当回应这些不同之处。
问: 是否所有家长都认为他们的子女是资优儿童?
答: 不是。许多家长非常不愿意承认他们的子女的资优特质。部分家长说,他们觉得子女「聪明」、「机灵」,但不是「资优」。家长往往对於资优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而不明白其真正意思。儿童不一定是小爱因斯坦或是年仅九岁的钢琴协奏曲作家,才可以被界定为资优。

由於社会一般对资优儿童有著矛盾的情绪反应,家长通常指出,声称子女是资优生是自夸的行为,因此必须对别人说子女不是资优生。

部分家长并不相信个人观察和经验,认为除非学校或其他机构正式证明子女是资优学生,否则还是抱著不承认的态度。可惜,部分家长相信,如果子女的智力只属一般水平,或略高於一般水平,他们会活得更快乐。

「家长大多因为对子女抱有期望而担心资优的标签,而获辨识为资优的儿童往往希望其他人不知道。」 - 美国全国天赋儿童协会前执行董事Joyce Juntune。

另外,有少数家长强迫子女参加一连串活动,更要求他们的表现不断进步。此举一般可见於亚洲国家,因为亚洲国家有浓厚的身分地位观念,期望子女负起改善家庭财政状况的责任。处於竞争非常激烈的环境,家长争相证明他们的子女比别人优胜,更应获得众人眼中的「名校」取录。
问: 是否所有资优儿童都相同?
答: 没有所谓「典型」的资优儿童。然而,有些是资优儿童较常具备的特质。
问: 资优的特徵是甚么?
答: 部分特徵如下:

  • 从小阅读,理解能力高
  • 透过较少重复和应用也能学习得更快
  • 有较高的专注力;不受外在干扰所影响
  • 很早就理解及表达抽象概念;但可能忽略细节
  • 有好奇心,倾向提出复杂问题/喜欢知道事情为甚么会发生和如何发生
  • 很快厘清不同的关系,包括因果关系;可能难於接受不合逻辑的事情
  • 对例行公事感到沉闷
  • 掌握丰富词汇,自我表达能力高
  • 情緖过敏/可能反应过敏
  • 观察敏锐、机灵
  • 对事实、见解和人物作出批判性评估/可能自我批评、欠缺耐性或对其他人表示不满
  • 活力充沛
  • 透过实验和操作实物来学习;尝试跳出常规找出问题答案
  • 有创造力、爱发明和原创意念
  • 表现高度幽黙感;理解同辈不明白的笑话
问: 资优是如何形成的?
答: 普遍认为遗传(先天)和环境(后天)对促成资优特质同样重要,但孰轻孰重备受争议。当代的观点是基因较重要,但是若没有合适的环境,资优儿童的潜力往往未能发挥。研究员认为,我们先天拥有若干学习素质,令我们的思维以稍微不同的方法连系起来,让神经细胞更加密集。
问: 本港有多少资优儿童?
答: 这个问题不会有明确答案,因为关键在於「资优」的定义为何。然而,教育界须依实务原则,因此选取某年龄组别最高的某个百分比为资优。在英国,属於首百分之五至十的儿童属於资优。这个定义若应用在香港,以一所取录各个水平、为数1000名学生的中学来计算,将有合共50至100名资优学生,在各年级组别则约有7-14名。
问: 资优儿童是否在任何方面均能展现其资优特质?
答: 不一定。像所有儿童一样,资优儿童或会对一个或更多范畴感兴趣及/或表现出其能力。部分资优儿童可能在一个范畴有学习障碍,却在另一个范畴有卓越表现 – 这种有学习障碍的特徵称为双重特殊。

虽然资优儿童通常在智力方面非常成熟,但他们社交和情绪上的需要,可能与同龄相若,有时甚至会低於同年纪的儿童。尽管部分资优儿童似乎在各方面表现出色,若期望小孩经常在所有范畴均有卓越表现,实在不公平。
问: 资优学生是否已有多种合适选择?
答: 香港的情况并非如此,尽管部分学校正努力在中小学阶段提供更完备的课程。

美国很多学校采用抽离政策照顾小学(初级)程度的资优学生,包括把学生从正规课堂抽出,编配到与他们智力相近的组别和个别教师一起。这种模式的缺点,就是把特殊指导局限於一段短时间内,每星期往往少於两小时。可是资优学生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合适的指导和挑战。

抽离模式通常离不开在课堂进行的适异性学习。这是一个非常平等的概念,但实际上要让课堂的所有学生接受真正的适异性教育,谈何容易。1995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当时资优学生有多达八成时间,参与的学习活动与一般无辨识的学生相同。

在中学(高校)方面,进阶先修课程或独立学习机会,会被认定能照顾资优学生的学习需要,不过这些配套不一定是最完善的。Del Siegle博士於 2001年发表的报告指出,有95%的中学表示会在学校开办资优课程,但当中只有35%设有教育顾问或统筹人员监督及管理这些课程。
问: 「增润」和「加速」有甚么分别?
答: 增润通常牵涉广度和深度的增加。加速则涉及加快速度、略过已掌握的内容和已学会的技巧。如时间许可,加速可包括特定科目或全年跳级。
问: 面对正规学校课程,资优儿童为甚么会遇到问题?
答: 问题正正在於正规课程属於一般程度。教育是一项庞大工作,由经济因素和照顾大部分人能力的政策所配合。正如学术能力低於平均水平的儿童,他们经常遇到的问题,就是要赶上其他同学的进度;至於高於平均水平的儿童,与能力比他们低的同学一起学习,会令他们的水平停滞不前。在学校既有的固定制度下,资优生难以向前迈进,只能被编配与其他同龄学童同班,希望他们对相同的教科书投入同样注意力,并花同样时数在同一课堂内。资优学生一般会出现以下其中一种态度:

  • 陷入懒散状态及完全漠不关心;
  • 隐藏本身能力,担心会使别人为难,或显露优越表现以免遭别人嘲笑;
  • 不理解本身焦虑,出现纪律问题。
学校正规课程大多要求教授基本技巧与高层次认知学习(例如推论、推断和得出结论)所投入的时间比例为7:3。对资优儿童来说,这比例似乎需要倒转过来。
问: 资优儿童只靠自己会不会成功?
答: 部分会,但许多都不会。「一般人认为不论这些学生接受哪种教育,都会自动表现理想,这可能是误解;很可惜,「优秀的人总会脱颖而出」的论据,证实是错误的……对大部分资优少年来说,学校是个沉闷而缺乏挑战的地方……美国学生正处於或接近国际学习评估较后的一群。要是我们不作出重大改变,将会停滞不前。」

- America 2000 Report,1991。同样论据适用於香港。
问: 假如资优儿童得不到合适的教育,会有什么结果?
答: 资优儿童会遇到的危机,包括厌倦上课、感到挫败、成绩落后、退学、吸毒、行为不良,甚至自杀。

在一般学校里厌倦上课和感到挫败而退学的资优学生,退学率较整体学生高三至五倍。事实上,有美国研究显示,资优和天才儿童占所有高校退学人数的20%。仍然在学的学生,面对没挑战性的学习,可能出现情绪问题,成为少年罪犯,甚或降至一般学生的水平,未能全面发挥他们的潜能。其实许多资优儿童所展现的特徵 – 高学习水平、扩散性思考、做白日梦和不断提问 – 有时会被误为情绪困扰或学习障碍。总而言之,教师不习惯处理那些学习速度快、有长时间专注力、具创意,及希望深入探讨不同科目的学生,并认为他们的行为和态度异於常人,令人懊恼。

资优学生轻而易举便能快速完成学校安排的少量习作 – 一般是枯燥及具重复性的。他们甚少机会面对难题,往后接受较深层教育时,他们遇到具挑战性,以及难以解决的问题而思绪混乱时,往往不知所措。
问: 资优儿童是否应该从正规课堂教育中分隔出来?
答: 教育家对此有不同回应;但不断有证据显示,当资优儿童与能力相若的儿童一起接受教育时,他们的表现最优秀。

与所有儿童一样,资优儿童在上课日的每小时均有权接受免费而合适的教育。如果在正规课堂内做不到,就必须另找其他方法。可惜,对於资优儿童而言,正规课堂非但不是最没限制性的环境,而是最具限制性的。
根据Jim Delisle的见解,资优学生希望

  • 能够按本身,而不是其他人的速度学习,
  • 略过他们已知道和理解的习作,
  • 研究学校基本课题以外的有趣事物,及
  • 运用抽象概念,而不纯粹是一般思考
将学生从日常课堂分隔出来,引证来自:

「抽离的好处包括让学生与其他能力相若的学生相处,接受加速指导。全面抽离课式程可全面照顾资优儿童独特的需要。」
- Linda K. Silverman博士,”Providing Appropriate Education for the Gifted”,1990年

「就学习果效而言,同类[能力]组别较异类组别更具学习优势。」
- Cohen and Lotan, 1995年; Hacker and Rowe,1993年; Lou, Abrami, Spence, and Poulsen,1996年; Slate, Jones and Dawson,1993年

「高能力学生与低能力学生一同学习的话,高能力学生得不到学习的有利条件。」
- Carter and Jones,1994年; Hooper,1992年

「...资优学生与其他能力相近,有共同兴趣和表现的学生一起学习时,他们在各方面均有较佳表现。」
- Goldring,1992年; Lou et al.,1996年; Rogers,1998年

Feldhusen (1989年)在有关资优青年的综合研究中表示,「当资优学生分组学习,他们无论在成就和态度上均有所得益。」
- “Understanding Our Gifted”,Suzanne H. McDaniel,1990年
问: 让资优儿童在正规课堂学习,为其他儿童树立积极的榜样,这样是否重要?特别课程是否剥削了正常儿童以资优学生作为榜样、与其相处的机会?
答: 研究并不赞同其他儿童以资优学生作为榜样的见解。

「数十年来有关以资优儿为榜样的研究,尤其是Albert Bandura (1964)和Dale Schunk (1996)的著作告诉我们,个人大多选择与自己的水平相若,并且在某方面成功(赢得他人注意、金钱奖励、称赞、友谊等等)的人作为他们的「模范」。」
- “Grouping the Gifted: Myths and Realities”,Karen B. Rogers, 2001年

「低水平学生不会以资优学生作为榜样,因为(a)他不希望像资优学生一样或(b) 他认为不可能跟资优学生一样 – 涉及的改变太多了。」
- “Grouping the Gifted: Myths and Realities”,Karen B. Rogers,2001年

第二,有证据显示,其他学生的成绩不会因资优学生不一同上课而下跌。

Kulik and Kulik汇报两份有关能力分组研究文献的整合性分析评估(1982年、1987年)。低能力及一般能力学生的成绩,不会因高能力学生不一起上课而下跌。
- ”Synthesis of Research on Gifted Youth”,John F. Feldhusen博士,1989年

第三,资优学生在学校制度下起到甚么作用?

他们应否在损害本身学习的情况下,负责指导那些在正规课程和掌握知识方面力有不逮的学生?

「在合作或能力不同的学习小组,个性鲜明、学习能力最高的人通常能即时领导小组。教师倾向由学习效率高的学生协助学习效率低的学生;这正是合作学习的确实目的和问题。学习效率高的学生突然要协助所有人…当然,理论上合作学习看起来是个好主意,因为受挫败的人会减少。但我相信,卓越学生会因为这种学习方法而变得甚不积极。毕竟不是所有学生都想学习,我认为合作学习只会把责任加诸在卓越学生身上,迫使他担当令别人学习的角色。」
- 引述自”Understanding Our Gifted”一名12岁资优生,Corinne (1990)

此外,让高能力儿童从正规课堂分隔出来,能造就另一组别的学生崭露头角,展示领导才能。

「我们调查过印地安那州的教师,发现许多教师意识到,当资优学生因抽离时间离开课室或因特别班分隔出来,资优儿童对能力较低儿童的抑制效应随之消失,相反地在部分能力一般或较低的儿童中产生了「发展」效应。」
- ”Why the Public Schools Will Continue to Neglect the Gifted”,John F. Feldhusen博士,1989年
问: 个别分组并不是现实世界里的写照。这会否阻碍资优学生与各类人士有效地沟通,对他们成年后的发展造成不利?
答: 儿童有许多其他机会与不同儿童交往。我们倾向於与想法和行为和我们相似,有类似职业和兴趣的人交朋友。作为成年人,朋友是自己挑的,并不是由他人代我们作出选择。

「如果学生与跟他兴趣和能力相若的人一起,他们很可能以合适的社交技巧作出反应…正面的社交经验便足以产生催化作用,帮助他们在其他社交环境里作出合适反应。」
- Arlene DeVries, Board of Directors, Supporting Emotional Needs of Gifted (SENG),2001年

但是,能力较低的学生如何与资优学生好好联系起来?
资优学生往往因他们的能力而被取笑、换来绰号、被欺侮,甚至遭排斥。当尖子运动员没问题,但成为尖子学生可不成。假如你是美国黑人兼成绩卓越的学生,往往会被指「扮白种人」。想融入的学生可能试图掩饰自己的能力,这做法尤以女孩子为甚。

「十一岁害羞的我,已开始屈服於「表现聪明并非好事」的社会压力,更遑论对学习充满热切热诚。在课堂里我不再举手,不是因为担心答错,而是因为担心答对。」
- Tristan Ching, Gifted Education Communicator,2001年
问: 特别支援是否不民主?
答: 不是。既然为智力或身体障碍的儿童提供的特别支援并非不民主,为具有出众体育才能的学生(如棒球队)提供支援也并非不民主,为甚么为具有卓越智能的儿童提供支援就是不民主呢?

「没有任何事情比同等对待不平等的人更不公平。」
- Thomas Jefferson

「真正的平等就是为每一个人维持平等意识、尊重和自由,以发展他的独特性。当然,这是指提供平等机会充份发挥不同的能力。」
- Dorothy Sisk博士,former head of the Office of Gifted and Talented, Department of Health, Education and Welfare in G/C/T,1979年
问: 假如让资优儿童集中一起上课,他们仍然会有机会认识其他朋友吗?
答: 有。他们可以在体育活动、教会活动、团体或组织 (例如男童军和女童军) 举办的活动,以及在社区的环境中,有机会认识其他朋友。

然而,研究显示,资优儿童同样需要与智力相若的同侪相处,他们藉此可能改善与其他人的关系。

「若果学生与他们兴趣相近和能力相当的人一起,他们比较能够表现出适当的社交技巧…就算只是一次正面的社交经验,也会促进他们在别的处境中对其他人有适当的表达。」
- Arlene DeVries, Board of Directors, Supporting Emotional Needs of Gifted (SENG),2001
问: 将资优学生安排在同一组学习,会否令他们变得高傲自大?
答: 一般而言,资优学生反而倾向於在正规课堂表现得较为自大。假如他们在班上处处发现自己是最优秀的,便会更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但是,当他们有机会与智力相若的同侪一起时,便能更实际地衡量自己的才能。

「资优课程并不会使人变得高傲自私、自命不凡;特别安排的课程应帮助资优学生更认识现实、对人对事有谦卑的态度、懂得尊重自己和别人。」
- 马兰报告,1972年

Earnest Newland (1976年)认为没有实证支持资优班推崇精英主义的论调。现实情况刚好相反:当资优学生被编配在同一班里上课,他们不会就认为自己比其他人优越。他们反而因为发现有更高能力的同辈的存在,而学到谦逊。

「最容易让资优儿童学习到傲慢态度的地方可能是经常有机会让他们显得鹤立鸡群的正规课堂。当被安排与高能力同侪一起时,他们就必然领略到有其他与他们一样聪明人,他们被鼓励公平地较量。这些资优儿童经常比其他同学生更快完成功课,因而获得可以花时间下棋或玩填字游戏的奖励。这些有趣极富教育性的活动变相肯定了资优儿童能更快完成功课的地位,而没有鼓励儿童深入探讨学科知识的效果。当资优学生玩游戏,而其他学生却仍在学习的时候,资优儿童与同辈之间的社交距离拉远了,亦可能令其他未能获得类似奬励的儿童感到不快。」
- Teaching Gifted Children,1981 年1月
问: 为资优学生提供特别课程对我们有甚么益处?
答: 对於学生和社会均大有裨益。

相对来说少数能在特别课程这有利条件下学习的资优学生,在自我理解、与其他人和睦相处,以及在改善学术及创意表现方面,均有明显改善…透过减少不恰当和重复的课程,良好的资优课程能提高他们对学习的投入和兴趣。

「60年来的纪录证明了资优学生每学年均有能力进步最少两级。Hollingworth (1930)以半日时间教导资优学生正规课程(现称为「浓缩」或「伸缩」 ),然后以该日余下的时间作增润。Martinson (1961)把课堂配套齐备的资优学生与正规课堂的同辈作比较,发现资优学生取得两年进展,而其他则只得一年…Renzulli and Reis (1991年)注意到,浓缩课程减少了资优儿童掌握基本课程所需时间达百分之五十。」
- 「Scapegoating the Gifted」,Linda K. Silverman,1991年
问: 资优学生与智力相若的同伴相处,在情意方面是否有所得著?
答: 是。

「资优学生一致同意,他们的资优班是让他们表现真我的地方。他们毋须因为怕别人指他们炫耀而担心使用某些字眼。他们不用再担心别人指他们说话「太深奥或富有哲理」而不知别人是否明白。你大可表达满脑子的思想而不被评为「怪人」。部分学生甚至说他们的资优班,是整周最重要的时刻。他们感到自己获接纳。」
- Jim Delisle,The Gifted Kids Survival Guide,1983年

「对於资优和具才华的青年来说,分组亦可确认个人身份的合理性。」
- John F. Feldhusen博士, “Synthesis of Research on Gifted Youth”,1989年
问: 辨识和照顾资优儿童为甚么似乎不为社会接受?
问: 主要取决於你身处的社会,当中存在显著的文化差异。对於资优儿童,西方的态度和处理方法显示了爱恨关系的矛盾情感。我们既欣赏和赞许有才华的青少年的主动和表现;但另一方面,我们歪曲了「质素」的意思,以致阻碍了为资优儿童提供不平等有利条件的特殊教育课程。

在亚洲,生活要求人们有更大的竞争优势,而教育一向被视为一种自我及家庭地位提升的途径。在某方面表现卓越,会获得重视和表扬。事实上,部分家长过於著重成就,因而向子女施加很大压力,要求他们做得好。资优学生在部分课程表现卓越,从中国和香港近期在数学及物理奥林匹克赛事中获取的成绩便可见一斑;但日常课堂内对资优学生的挑战仍不常见。因此,大部分资优人士只能在正规课堂以外寻找最有趣和具挑战性的学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