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 – 教育论讲

2028幻想曲 (一) 面试

2028年某月某日,早上9时,S.T. 胡步进了D公司的大堂。他出示证件,向大堂的人工智能系统登记了自己身份,人工智能系统马上确认他是前来面试的S大学毕业生,并发出指示让他找到M106房间和其它面试人士一起等候面试……。

S.T. 胡开始紧张了,他知道由这一刻起,他的每一个行动、反应都会被人工智能系统记录下来,加以分析,作为评估他的性格和行为特质的参考资料。

S.T. 胡申请的工作,是D公司的产品设计助理。9时30分,面试每一个人都被安排到一个座位上,获分派一部小型电脑和一个目标课题,面试人士要在一小时内,利用手上的小型电脑,也可以用自己的手机,提取互联网或其他资料来完成手上课题。S.T. 胡得到的课题是:「如何利用新发明的一个量子科技,来改良公司一个产品?」

看到课题后,S.T. 胡放心了。他虽然不是在S大学主修物理或工程,但类似的Project,在大学念 书时期间已经尝试过数次。他明白课题考核的,并不是量子技术本身,而是面试者能否有效地在互联网上提取到相关讯息,加以分析重组,建构一个有意义、能实行的计划。

早上10时,S.T. 胡额上有汗,他发觉网上信息有点混乱,对新量子技术,持怀疑态度的人相当多。10时10分,S.T. 胡决定冒险打电话给一位念物理的大学同学。了解新技术的可行性。10时15分,S.T. 胡认定新重量子技术不可靠,他马上利用网上资源,写了一份对新量子技术可靠性的风险评估。10时30分,小型电脑准时要他登出 (logout)。S.T. 胡非常担心,但也松一口气,縰然不知道这一测试结果如何。

人工智能作评估

10时35分,人工智能系统通知他到另一个会议室跟其它3个面试人士一起进行集体面试。面试由一位30多岁的年轻女士主持,她发问了几个问题,让面试人士互相讨论辩论。讨论过程中,主持不时参与。S.T. 胡知道,面试的主要评核者是人工智能系统而非面前主持。面试过程每一刻都会被录影下来,由人工智能系统进行综合分析,然后写成报告交给部门主管。部门主管会根据报告,加上录影参考,决定下一步行动。可能会有下一步单独面试,也有可能直接决定职位人选。

下午2时30分,D公司部门主管手上已经有今天所有面试人士的面试评估。它对S.T. 胡作出以下评估:

(一)               S.T. 胡情绪稳定,面对压力仍能保持镇定指数: 75

(二)               (集体面试中) S.T. 胡能观察环境(包括其它面试者)而作出相应反应指数: 75

(三)               S.T. 胡智力指数大约为: 120

(四)               应变能力指数: 80

(五)              能对互联网资料作出正确判断指数: 75

(六)              应用互联网能力指数: 80

(七)              基本商业知识: 75

建议: 可进行下一步单独面试

人类历史转捩点

以上我想像的,可说是我们这一代科学教育工作者的梦魇。我很怀疑我们10年后,的大学生,能否有足够准备去应付以上情况。

我们现时的教育评核方式,以学习知识为主,没有足够重视学生自我学习和有效利用知识作多方面用途能力,同时不重视培养学生分析资料正确性的能力,亦不够重视培养学生良好性格和态度,也没有让学生较深入地理解新科技的特质,以及人工智能和人类智能的差别。

不少科技和社会学学者都指出:未来数十年,将会是人类历史的转捩点。机械人、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将会成为我们社会的一部分。

对此,让我们的下一代所有人能成功面对这一社会大改变,是一众科技教育工作者的责任。我们现时的教育课程设计,远远未能达到这一目标,这是我们这一代科学教育工作者的最大梦魇。

香港资优教育学苑院长吴大琪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