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青少年同理心及同情心的研究

背景及簡介

香港資優教育學苑研究部與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心理學系於2019年共同進行一項青少年「同理心及同情心」相關的研究,本研究旨在瞭解青少年的同理心、同情心及利社會行為的情況,研究採用了相應的自我報告工具來進行評估,並就不同性別、天賦及學習興趣的受訪者進行比較。

同理心是一個人從另一個人的處境去理解或感受他/她經歷的能力,亦即是易地而處、感同身受的能力。現今,研究人員認為同理心可分為認知性及情感性兩方面。情感性同理心關乎經歷別人的情緒狀態,而認知性同理心則關乎理解別人的情緒。另一方面,同情心是指一個人對他人面對不幸的事件感到憂慮和悲傷的能力。至於利社會行為,指的是出於自願及刻意惠及他人的行為(例如,分享、幫助和關懷)。同理心、同情心及利社會行為三者之間很可能具有緊密關連。此外,有研究顯示利社會行為對多樣正向發展成果(包括學業成就)有正面影響。

收集數據的方法

是項研究共有622名年齡介乎11至20歲的香港中學生參與,其中359名為香港資優教育學苑(學苑)的中學學員,其餘為常規學校的中學生。所有參與研究的學生均獲邀回答有關的問題。

研究使用經調整的12項青少年同理心和同情心量表(Vossen et al., 2015),來量度學生的同理心和同情心。12個題項分列在(i)認知性同理心;(ii)情感性同理心;及(iii)同情心三個分量表中,每個分量表有四個題項。另外又使用經調整的16項利社會行為量表(Caprara et al., 2005),來量度學生的利社會行為。受訪學生須填寫自己對一些短句(例如,「我盡力幫助別人,免得他們困擾。」)的即時回應。

研究結果及有關討論

鑑於部分學生沒有完成所有題項,最終611名中學生(359名為學苑的資優學員,252名為非資優學生)的答案可供進行分析。根據所得的結果,我們觀察到這些中學生在認知性同理心、同情心和利社會行為的整體平均百分率(相對於滿分)得分相對較高(分別佔該三個方面滿分的約70%);而在情感性同理心方面的整體平均百分率得分則相對較低(約60%)。此外,我們也研究了不同性別、天賦和學習興趣的學生在認知性同理心、情感性同理心、同情心和利社會行為上的群體差異。結果顯示,女學生在各方面的平均百分率得分均高於男學生。而資優學生在同理心及同情心和利社會行為的平均百分率得分(分別為69%和71%)均高於非資優學生(同為66%)。另外,學習興趣僅限於與STEM相關的學生,其相應的平均百分率得分(同為63%)低於其他學生(分別為69%和71%);而學習興趣涵蓋個人成長和社會發展的學生,其相應的平均百分率得分則相對較高。

除此之外,研究又運用了結構方程模型(SEM),探討認知性同理心、情感性同理心、同情心和利社會行為之間的關係,以及它們對學業和非學業表現的影響。分析結果顯示,同理心和同情心直接對利社會行爲有正面的影響,而利社會行為本身就是學生的一種重要的美德。此外,同理心和同情心能亦間接對非學業表現有正面的影響。而多項研究發現非學術活動(或休閒活動)對個人的生活滿意度和幸福感有正面的影響。

這項研究的實證結果證明,同理心和同情心對學生的發展和幸福感是很重要。能力卓越的資優學生如具備同理心和同情心,其生活目標便不止於滿足一己利益,更會推己及人,樂於幫助及服務他人。這點十分重要,因為不但可以令整個社會受惠,更會對學生本身的發展和成就帶來正面的影響。有研究(例如Borba, 2016)曾識別出同理心的「習慣」,並發現這些習慣都是可訓練的。因此,學苑將來可以在學生課程和服務中加入培育認知性同理心和情感性同理心的情意訓練,讓學生實現全面的發展。

參考書目

Borba, M. (2016). Unselfie: why empathetic kids succeed in our all-about-me world. New York: Touchstone.

Caprara, G. V., Steca P., Zelli A., & Capanna C. (2005). A new scale for measuring adults’ prosocialness. European Journal of Psychological Assessment, 21(2), 77-89.

Vossen, H.G.M., Piotrowski, J.T., & Valkenburg, P.M. (2015). Development of the adolescent measure of empathy and sympathy (AMES).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 6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