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資優人語」(2020年3月)

逆境,逆思

對於應屆DSE考生來說,今年是非比尋常的一年。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為了防疫,大家都減少外出,全港學生「停課不停學」, DSE考生則在家積極備戰。去年四位代表香港參加「國際生物奧林匹克」比賽獲獎的資優學員,當中三位是應屆DSE考生。

黃摯毅夢想成為教授,將來從事教育工作。他表示擔心家人和自己受到感染,若自己受到感染便要隔離,有機會影響考試,長遠來說,肺功能或會變差。為了保護大家,摯毅發揮對化學的興趣和專長,自製搓手液給媽媽、外傭,並送了一些給媽媽的同事使用,為抗疫出一分力。面對當前疫情,他覺得最重要是保持冷靜。停課不停學的日子,正是培養自學能力的契機。面對DSE,他表示持續溫習,效率反而下降,故此會做其他事來平衡一下,例如替學生補習和為一個腦神經比賽編寫教材。

周景毅夢想成為研究員。由於媽媽是護士,他坦言擔心媽媽會受感染。景毅認為疫情是生活化的教材,令他更關心時事,了解疫症的傳播途徑及思考如何減低風險等。他說少了外出,反而讓他有更多溫習時間。面對DSE,他會努力「操卷」,熟習考試模式,期望可發揮最佳表現。在他眼裡,DSE 只是人生的其中一次考試,會以平常心面對。他的減壓方法是在家做運動例如舉啞鈴和掌上壓,還有聽古典樂。

覃業晉的夢想同樣與研究有關,他不諱言停課令他失去了參加模擬考試 (mock exam) 的機會,失去了整份成縝表,未能以校內成績報讀部分美國大學。畢業禮亦因此泡湯,跟同學見面相處的時間減少了,難免感到失落。但業晉卻能跳出只關心個人需要的思想困局,從另一角度去思考疫情,他擔心父母的生計或許會受到影響,同情中五的學生失去學習時間,在暑期可能要更瘋狂地補課。推而廣之,身為世界公民,他表示疫症若發生在第三世界國家,後果或會更加嚴重,他希望各國能夠早日研發出疫苗,讓受感染人士得到醫治。

三位資優學員,面對雙重逆境:疫情和DSE的特別安排,均有準備迎難而上,正所謂經一逆,長一智;他們均希望能從疫情中得到不同的經驗,豐富自己的人生歷練。

香港資優教育學苑院長吳大琪教授